他是副连级机智逮捕皖南事变新四军叛变最高将领建国后授上校

0 Comments

1942年5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过后才四个多月时间,我新四军的部队基本恢复了实力,此时,驻扎在安徽繁昌县湖阳冲一带的新四军7师57团2连原副指导员董南才,与连长彭伺宝一起率领全连官兵,以这里为革命根据地,我英雄的新四战士在条件艰苦,弹药紧缺,仍然以苦为乐,平时按时出操练兵,队伍持续发展壮大,战斗力不断增强。新四军在皖南的发展,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不断派特务潜入新四军中侦察情报,由于新四军完善的体制,这段时间的特务来一个就被抓一个,基本无所遁形。

这一天,董南才外出到街上办事,在一片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突然发现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那是自己当新四军战士时多次在台上作报告,显得非常威武的纵队副司令员赵凌波。前不久上级对各部队通报,赵凌波出卖了大量的新四军的重要情报,已经成为一名可耻的大叛徒,正想方设法要对他进行抓捕。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董南才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但他很快控制住了情绪,他不愿意打草惊蛇,于是假装不知道赵凌波已经叛变,走上前去对他尊敬地说道:“赵司令,你怎么来到这里?”

赵凌波一见到曾经的下属认识自己,脸上先是掠过一瞬的惊恐之色,狡诈多变的他随之马上冷静下来,装着十分热情地见到故人的样子,说道:“那次事件后,我被敌人抓住,一直被关押在监狱里,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就在前几天,我趁敌人不注意的空挡,这才溜了出来!这不,来寻找组织,现在好了,终于找到了你们。”

此时的董南才一心想的是与之周旋,装出同情的样子,说道:“那你一路上已经吃了不少苦吧!”就热情地邀请他一连部,一定要款待自己的老上司,赵凌波看到董南才那真诚的表情,便深信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过往,于是,表现得坚贞不屈,说:“只要能回到部队,就算是吃再多的苦也值得!”便欣然应邀前往。

董南才将赵凌波请进连部,给他斟茶倒水,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饭菜,饭桌上,董南才感慨地对人说起自己在皖南事变中脱险的经过:当时,董南才所在的教导总队转移到泾县茂林地区石井坑时,敌人向石井坑东南主峰东流山发起猛烈进攻,我军因众寡悬殊,军部受到严重威胁,不得不退到二峰。晚上,五团伤亡惨重,团长与军短兵搏斗时壮烈牺牲,全团只剩下几十人。

半夜时分,被打乱的队伍退到山下面,董南才想集合部队清点人数,结果指挥所空无一人,与上级失去了联系,只剩下三人的董南才为了减小目标,找到一农家换了便装,向丁家渡方向转移,期间一位农民大伯将三人藏在阁楼上,避开了敌军和乡公所的搜捕,然后让多天没有全眼的他们睡了一个安稳觉,吃了一餐饱饭,次日终于渡过青弋江,找到了部队。

说到这里,董南才顿了顿,动情地说,我们的人民群众多好啊,在危难时期冒死相救,等到革命胜利后,一定要报答这位恩人,言语中充满了对这位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情。接着对赵凌波说道:“赵司令,您能给我说说您是怎么越狱的吗?”

赵凌波听到董南才脱险的故事也无比感慨,当听到问自己时,一时惊慌失措,忙说道:“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是啊,只要赵司令平安回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董南才点了点头,又说道:“赵司令,为了您的安全,我们作为的下属,有责任保护首长,为此,我决定把你送到团部保护。”

此时的赵凌波,担心的是团部有没有人知道他当了叛徒,要是都像董南才一样就好了,一方面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想在去团部的路上寻找机会溜走,更重要的是他怀着侥幸心理,应该团部没有知道叛逃的事实,这样便可以打进新四军内部,从而收集更多更重要的情报为新主子服务。基于这些因素,赵凌波硬着头皮,在董南才的亲自护送下,来到了57团团部驻地无为县东乡。

到了团部,果然如赵凌波所愿,所有的人都对这位首长格外热情,丝毫没有知道他过往历史的痕迹,特别是57团梁团长,亲自出门迎接他,还为他准备一桌饭菜,说是为他接风洗尘,席间,梁团长提出你是如此高级别的干部,要送到7师师部进行职务安排,赵凌波听后心中暗暗叫苦,但他说的是入情入理,他作为一名曾经的旅级干部,只有师部才有资格给他重新安排,团部显然是太低了。

次日,梁团长令副团长带侦察班护送赵副司令,前往无为县北乡大俞家岗七师师部。他们一路上对着重是客客气气,但狡猾的叛徒还是觉察到了危险,这天拂晓,一行人来到石涧埠附近路旁休息时,赵凌波提出要上厕所,随后飞奔向国军黄洛河据点跑去。在数次口头警告无效之后,后果可想而知,一通枪声之后,叛徒被他们击毙。事后报告了师部;师里派人去实地验尸后,报告了军部;这个叛徒得到了应有的可耻下场。

赵凌波,四川泸县人,曾用名赵林波、林卜,早年参加川军,与红军作战时被俘参加红军,因一手持军号、一手持枪战斗而出名,先后担任红二十五军经理处政委、第223团政委,鄂豫陕省委委员,参加鄂豫皖、鄂豫陕边区的反“围剿”和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十五军团第75师政委,参加了劳山、直罗镇、东征、西征战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作为红军师政委一级的他,改编之后担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7团副团长,后派到新四军任3支队参谋长,江北指挥部成立后,赵任新四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皖南事变爆发时,赵凌波是新四军第一支队副司令员。在突围过程中,本来司令员命令一团攻打举山,占领制高点。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该团成功夺占举山,准备向星潭镇进军,和其他部队会师。

然而,激战过程中,一纵由于电台毁坏,与军部失去了联系,赵凌波奉命去联系部队,结果在途中遭遇敌军被逮捕,被捕后的赵凌波,没有经受得住考验,当了叛徒,不仅把新四军的情况都交代了,还主动请缨,返回新四军部队“立功”。

由于局面混乱,当时新四军对赵凌波的叛变投敌毫不知情,眼看敌人的包围圈不断缩小,司令员果断下达了分散突围的命令,然而,这个命令却被赵凌波给扣了下来,拒不执行,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突围时机。当战士们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时,赵凌波偏偏又命令吹响撤退的军号,这样一来,不但导致我军军心受挫,还给了敌军充足的时间完成封锁和包围。叛徒赵凌波给新四军的损失是无法弥补,彻底打乱了我军原有的部署,导致战机一次次被贻误,上级领导要追究他的时候,却发现赵凌波早已经溜之大吉!跑到敌人的阵营中去了,而且,赵凌波的恶行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投敌后的赵凌波不仅公然宣布脱离组织,他曾去劝降新四军军长,结果被军长抽了两个耳光。他还大言不惭地说:“我今后有两个目的:一是做工作,二是愿意报效中央。”而且,赵凌波还主动申请担任绥靖指挥部副专员,成为对付当地新四军和游击队的急先锋,专门从事策划清剿活动。这次故伎重演来到繁昌阳冲,又想实施其罪恶行径,结果被指导员董南才一眼识破,并抓捕归案,的确为我军除去了一大害。

抓住这名叛徒的董南才,浙江玉环沙鳝乡小湾村人,后移居城关,青年时期在县立医院当学徒时,参加反帝反封建和抗日救亡活动,后进入抗日救亡干部学校学习,后参加新四军,先后担任先遣支队见习参谋,干部队副指导员、连副指导员,自皖南事变后,立下功勋的董南才经历大小战斗近百次,职务擢升至营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在血与火的战争年代,董南才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战功卓著。

1955年董南才被授予上校军衔,并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后人有诗赞曰:少年救亡投军,江南敌后除凶。革命熔炉冶炼,突围抗日争雄。皖南欢呼胜利,北撤备战山东。跻身中原逐鹿,对蒋重炮猛轰。曾欲下海捉鳖,又佐雄鹰战功。转战苏鲁皖豫,历职步炮海空。老年命笔纪实,内容丰富生动。矢志弘扬传统,喜看夕阳更红。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