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村官秦玥飞被指挪用善款、奢侈成风曾经感动中国的他到底怎么了?

可是,与大多数人预想中的“光明前途”不同,他在毕业后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

“湖南五四青年奖章”“最美村官”“感动中国2016年度人物”“参加央视节目《朗读者》”……这些都是他曾获得的荣誉。

而在荣誉之外,“黑土麦田”正式运行满两年后,最近,却出现了一篇微信文章《七问秦玥飞》。

文章矛头直指秦玥飞,说他“经历造假”、“奢侈成风”,而他创办的公益组织“黑土麦田”更是管理混乱,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

《七问秦玥飞》到底问了什么?关于文中七个疑问的部分,简要概括成以下这些:

1、对“黑土麦田”业绩的质疑(混淆“营收”与“盈利”概念),并没有在实处为村民带来改变;2、指出秦玥飞疑似奢侈、跋扈行事;3、募捐平台得来的善款的去向问题;4、秦玥飞个人履历涉嫌造假;5、招募时说辞与实际待遇不符,组织管理混乱,财务账目不清、克扣工资;6、组织无实绩,项目多失败,创客纷纷离职。秦对此有各种解释,但否认是组织问题;7、创客离职后仍中伤员工。

第一类,对秦玥飞个人的质疑,比如履历造假、个人品质问题与创客关系恶劣等;

第二类是对“黑土麦田”公益组织的质疑,包括组织没有较大实绩以及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

关于《七问秦玥飞》所发出的疑问,秦玥飞也通过名为“黑土麦田公益”的公众号,发表了《来自秦玥飞的声明》,以此做出相关回应。

在以及所有的新闻采访中,秦玥飞都是以“重庆南开中学毕业生”的身份申请到耶鲁的。

可是,鲜有人知道他在高考后被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录取,实际上是以“大一新生”的身份申请到了美国的学校。

而秦玥飞对此只是回应了“没有作假”,但并没有对自己“隐瞒履历”一事做出相关的回应,只是让有疑问的网友自己去求证。

前有“重庆南开中学”这样的重点高中,后有“耶鲁大学”这样的世界顶尖院校,在如此耀眼的履历中,非985也非211的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或许并不是那么出彩。

与媒体先前营造的“学霸”人设不符,对秦来说,这样的履历略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在高速路上傲慢地催促司机“开快点”,并说“别怕超速,只要在湖南境内自己都可以摆平”,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有权利“换掉县委书记”。

除此之外,秦玥飞还被指“说尽离职员工和创客坏话”,甚至在老创客结束两年服务期、准备申请出国时拖延“推荐信”。

他先是澄清自己“从未怂恿师傅超速行驶”,理由是“他特别重视安全”,其次对自己“不尊重捐赠者和侮辱同事”的指责予以了否认。

不仅如此,他称自己和机构“对所有老创客们都提供了及时的帮助”,无论是选择出国深造的还是想要去就业的。截至目前,这一说法还没有得到证实和相关回应。

关于秦的品质问题,我无法凭借单方面的陈述来定性,双方各执一词,同时缺乏相应的证据,因此暂不作评价,但秦的回应的确存在着一定的漏洞。

确实,100万元的营收除去成本,利润平均到每个合作社,再平均到受益村民人头,结果谈不上显著的突破。

秦玥飞在回应中,只是说明了组织做出了怎样的努力以及未来打算,并没有说“成果如何”,同时对于组织项目的失败,也没有做正面回应。

就目前看来,“黑土麦田”的能力不足,实绩较少确实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即便在秦眼中,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摆在眼前的成效的确不尽如人意。

主页君深知,扶贫不是易事,投资更不是每一次都能显著成功。合作社帮扶村民的工作策略是否可行需要反复探讨改进,我们虽然不能因为短期效果不好就全盘否定,但黑土麦田的确并非之前媒体所称赞的“优质”和“专业”。

与此同时,“黑土麦田”内部管理的混乱,紧迫性显然更加严重,这也是质疑者控诉的一个重点。

招募文中言之凿凿承诺“7000元月薪、免费食宿、出路保障”,到了现实却变成了连“五险一金”都没有。

其次,还出现了不能按时结算工资、不能按承诺额度给付工资、税务管理混乱给员工带来损失等情况。

对于这一质疑,秦玥飞则只是用一句“确实还存在非常多非常明显的短板”回应,然后一笔带过了创客的工资制度,同时,对于内部管理混乱的具体问题避而不谈。

主页君想说,管理跟不上,不仅伤害同事的感情,而且,从长远看,更加不利于实现当初那些树立好的远大目标啊,照这么看来,黑麦的确问题不小。

最后,再来看看对于对组织公益资金使用的质疑,其中让人不得不在意的是,质疑者提出的秦玥飞的“奢侈作风”。

关于这项问题的质疑,性质是截然不同的。秦玥飞的“作风”问题,看起来是道德操守问题,实际更为严重,说轻了是管理中有系统不足,严重起来甚至涉嫌职务侵占。

质疑者提出秦玥飞经常坐头等舱、住豪华公寓、买高档电脑等等各种高消费行为。

至于住房问题,先前是租了1000多元的出租屋没错,但后来让人了,现在在北京的时候,住的地方是朋友的家人借出的。

此外,质疑者还指出了2017年腾讯“99公益日”募捐到了230余万善款的流向问题。

双方各有各的说辞,但都没有明确的证据,只是对方的质疑似乎在秦的回应中得到了证实,只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有待考证。

如果秦玥飞的这些行为所使用的资金是出于个人,而和公益项目无关,他负担得起的话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证明使用的是公益资金,不仅说明了机构在管理上没有严谨规定、财务混乱,而且负责人则是为了个人享受糟蹋善款,根本不能兑现捐赠方的信任,严重了讲涉嫌职务侵占、肆意占有公款。

第三类问题,财务以及善款使用问题,是这次质疑的焦点,也是公益组织的根基。如果根基动摇了,“扶贫”的一腔热血与理想就成了空谈,更别提为村民致富谋福利了。

虽然目前尚不确定质疑者提出的问题是否全部属实,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黑土麦田”所存在的工作制度混乱和财务规范缺失的问题。

截止主页君发稿,质疑者再次对秦玥飞追问,称秦的回复并没有回答他提出的种种疑问,而是“不讲逻辑,不讲道理,避重就轻,空谈情怀”。

其一是黑土麦田作为公益机构的财务透明其二是秦玥飞作为公众人物与公益人士的基本诚信其三是黑土麦田扶贫项目的名实不符

这三点是问题的核心,也是公益的底线。但秦玥飞却没有在回复中作出相应的回应。

主页君相信,秦玥飞的初心一定是善的,“黑土麦田”的初衷也一定是好的。也正因此,我们才会这么支持他,政府才愿意提供如此多的便利给到“黑土麦田”。

虽然目前远没有达到为乡村赋能的这一高度,但它愿意成为在“精准扶贫”领域的先行者,和为改变中国农村基本面貌作出努力的非政府组织之一,我们真心感谢秦为此付出的努力。

同时针对质疑者提出的疑问,我们不能否认的是,耶鲁大学毕业回国后找个高薪工作自然不是件难事,哪怕自己创业,都为颇为可期,秦甘愿投身中国农村的公益,着实也令人佩服。

可即便如此,大环境的艰难不能成为管理混乱的借口,更不能因此屡屡贩卖情怀。因为真正的中国公益,绝不应被空洞的情怀遮蔽了方向,透支了信用,失去了底线。自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应该为管理上的漏洞找借口、逃避责任。

创客们大多是名校高才毕业生,人才素质有一定的保证,相信经过良好的培养和引导之后,他们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但问题就在于之后的人才培养和留存上。

创客们,虽然是高材生,但同时也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在公益组织的工作方面,根本称不上是专家。所以,高素质的人才派到乡村去了之后,然后呢?

就从质疑者提出的问题而言,没有扎实的专业知识、没有充分的培训、没有经验丰富的前辈引导,人员管理和财务规范还各种混乱,人才没有培养不说,在公益中迷茫着的创客们,还能留得住吗?

四十几人的创客纷纷出走,如今仅剩不到8人的局面,或许已经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

工作人员技能专业性不强、人才难以留住、组织管理不规范、最重要的善款动向不明……但其实,黑土麦田”表现出来的这些种种问题,并不是作为个例存在,而是在中国公益的现状里普遍存在着。

《七问秦玥飞》中,不断追问的一个疑点就是“黑土麦田”的账目问题,而在秦玥飞的回应中,也并没有对此进行翔实的说明。

9月1日,民政部将正式实行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相信到时候,我们心中的疑惑会得到一些解答。

曾经他放下一切名誉和“钱途”,只身下到乡村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村官,为村民们做些实事,“只因为自己的人生理想就在乡村”。

“黑土麦田”如他愿成立了,然后呢?公益组织的成立并不是终点,后续的人才管理、组织运作、善款善用才是重中之重。

又加之,在类似“感动中国人物”无数的荣誉席卷过来之后,在“黑土麦田”拿到了资源或者是资金之后,在只是“讲故事”而拿不出相应的实绩之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